上海交通大学创建于1896年,是中国历史最悠久、享誉海内外的著名高等学府之一。上海交通大学在2019年QS世界排名第59名,晋为世界60强大学。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京津沪苏浙粤六地今年将试点“互联网+护理服务”  

      《文汇报》报道  点击手机下单,护士就能上门服务——日前,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及试点方案,确定今年2月到12月在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等六省市试点“互联网+护理服务”,正式摇响居家护理的网上“呼叫铃”。


消息一出,立刻引来大众的热切期盼,同时也引发一波讨论:毕竟,护理服务涉及严肃的医疗行为,到底哪些项目可以离开医疗机构在家庭中开展,入户护士的安全如何保障,相关服务如何定价等一系列问题尚有待解答。记者从上海市卫生健康委获悉,目前上海正加紧制定符合本地特点的详细实施方案。


春节七天上门服务六次,社区护理需求大


春节七天长假,闵行区莘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家庭医生科科长顾昊及其团队上门服务六次,换药、拆线、压疮护理……服务对象都是失能或半失能老人,出门就医实在困难,上门服务为这些家庭解了燃眉之急。


“社区这方面的需求确实很大。”顾昊说,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及时回应了民生关切。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达2.4亿,占总人口的17.3%。我国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约1.5亿,占老年人总数的65%,其中失能、半失能老年人约有4000万。失能、高龄、空巢老人的快速增长,对上门护理服务的需求激增,“网约护士”应运而生。


据了解,近两年,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都出现了“网约护士”服务——下载手机App,消费者即可在掌上选择服务项目、预约上门时间,等待护士接单。


“‘网约护士’确实节省了不少家庭往返医院的时间和精力。”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护理学院执行院长章雅青教授注意到,不少长期卧床的老人,每次就医只能呼叫“120”救护车,不仅加重了医疗支出,还非必要地占用了急救资源。


不过,章雅青、顾昊均提醒,上门护理的服务项目还需斟酌。“目前已有的‘网约护士’服务中,上门打针、上门输液比比皆是,不少人认为在家里吊水更舒服,却忘了输液存在风险。在医疗机构输液,医护人员能密切观察患者是否有不良反应,也可及时开展救治。”顾昊称,基于现行家庭医生制度,上海已推出“家庭病床”、长期护理保险(简称“长护险”)等服务,失能患者、高龄老人等可实现居家护理,无论导尿、换药还是输液,上门服务的医护人员都严格遵照医嘱,背后有医疗机构支撑,而非一个护士“线上接单,线下服务”这般简单。


需五年以上经验,服务流程全程留痕可追溯


对于这些问题,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相关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此次试点最关键的环节是两个安全问题:一是医疗安全,即护士到患者家里去提供医疗护理,比如输液,存在一定风险,一旦发生不良反应,患者的医疗安全如何保障;


另一个就是护士上门提供医疗护理服务,其本身的人身安全如何保障。


为此,国家卫生健康委明确,“网约护士”派出的注册护士应至少具备五年以上临床护理工作经验及护师以上技术职称,能够在全国护士电子注册系统中查询;“网约护士”的重点服务对象是高龄或失能老年人、康复期患者和终末期患者等行动不便的人群,主要提供慢病管理、康复护理、专项护理、健康教育、安宁疗护等护理服务。


“目前公众反响较好的‘长护险’服务主要侧重生活护理,而‘网约护士’服务则对专业和技术提出了更高要求。”章雅青建议,探索上门护理服务项目应综合考虑患者安全和医疗安全,严控风险。


章雅青告诉记者,自己也有学生在美国从事全科护士工作,当地上门服务的收费标准是72美元/小时,而在医院的服务收入为36美元/小时,但考虑到人身安全,学生极少上门服务。


对此,国家卫生健康委要求各地建立实施细则时,要考虑护士人身安全,服务流程要全程留痕、可追溯,鼓励有条件的试点医疗机构为护士提供手机App定位追踪系统,配置护理工作记录仪等。


政策突破、市场加盟,让新业态更好落地


“网约护士”正规军能否落地,还涉及政策突围。章雅青说,目前全职护士执业点通常固定在一家医疗机构,而家庭并非机构,“网约护士”服务试点需要配合护士“多点执业”政策的突破与支撑。


此外,“网约护士”一旦放开,很可能涉及全职护士在非工作时间上门服务。而目前大型医院的护理人手非常紧缺,“护士流失”令人揪心。“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盘活存量,激活二级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护理力量成为新课题。”章雅青同时提醒,护士在工作之余“接单”,能否借鉴安全驾驶理念,设置工作时长阈值,即超过一定工作时间须强制休息,以保障医疗安全,减少“疲劳护理”。


当然,上门护理的服务价格如何确定,也是患者家庭最为关心的话题之一。记者登录某“网约护士”平台看到,一次上门输液收费189元,一次上门打针159元,服务时间写明为20分钟……这样的收费标准是否算高,各人感受不同。国家卫健委明确,试点地区应结合实际供给需求,发挥市场议价机制,参照当地医疗服务价格收费标准,探索建立价格和相关支付保障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焦雅辉此前对媒体表示,解决特殊人群的医疗护理问题,“互联网+护理服务”只是一种探索和补充,提供的是政策范围内的“有限”服务。


面对老龄化时代的新需求,规范“网约护士”这种新业态的发展,也期待市场力量加盟。顾昊表示,上海正全力推进“健康服务业50条”,其中涉及全科诊所放开等内容,这将有利于进一步激活生产力,提供更优质、多元的医疗服务。